王晨光:基因編輯是先進生物技術,但這次”編輯嬰兒”是大錯特錯

11月26日,媒體報道來自南方科大的賀建奎團隊宣布成功對嬰兒露露和娜娜進行了基因編輯,用于抵抗艾滋病感染。這引發了激烈的倫理爭議。

搜狐智庫專訪了原北京協和醫學院教授王晨光,他表示,“這算不上是中國生命科學的創新,技術問題在這之前已經解決,這是一項通過基因編輯改造生命的工程。”

首先,王晨光認為為了醫療目的進行基因編輯是符合醫學倫理的。他說,“很多遺傳病是由于單基因或者少數基因突變導致的,為了糾正這種突變“錯誤”,采用先進的基因編輯技術給予刪除、修復或者恢復,以減輕患者傷痛為目的,這符合醫學倫理的價值觀。”醫學倫理主要包括尊重個體,讓患者免受病痛、善意和正義,用來規范醫護人員和患者以及患者家人一起向有益于患者治療和康復的方向去努力。

“克隆人沒有倫理基礎,CCR5編輯有貌似有一點倫理基礎,但細究是靠不住的。”王晨光區別了克隆人與基因編輯的不同。

但是,從科學角度來說,王晨光對基因編輯團隊在CCR5基因上進行編輯持質疑態度,他說,“為該基因編碼的蛋白是一種受體,表達在T淋巴細胞和巨噬細胞膜上,HIV病毒感染宿主細胞利用或者借助了這個受體。但這是一個參與重要生理功能的蛋白,在人體抵御感染和癌癥發生中都有重要作用。”

王晨光進一步解釋到,“MIP-1 alpha, MIP-1 beta, RANTES, MCP-2, HCC-1,這些細胞因子通過和CCR5作用,參與正常生理功能。編輯一個有正常生理功能的野生型基因,這是非常危險的,后果難以設想。比如這次事件涉及到的編輯位點,有證據表明會讓攜帶者對西尼羅病毒更易感,該基因缺陷還能引起肝臟炎癥反應增強等。”

最后,王晨光認為,讓攜帶者免受艾滋病的傷害是不成立的。“除了上述科學層面的原因之外,預防艾滋病本身也不成立。艾滋病屬于罕見病,小概率事件。更何況HIV感染也是可控可防的,沒有編輯基因的必要。”王晨光補充到,“盡管編輯基因在一定條件下不違背醫學倫理,但卻違背現有的法律法規。”

【歡迎轉發,轉載請聯系我們獲取授權】

支持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