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健康和生活方式研究進展的媒體傳播現狀令人擔憂

編譯 | 大貓

最近,科學貓頭鷹發布的“科學雜志上最新發表的研究成果能用來指導健康決策嗎?”一文稱,不鼓勵那些不具有專業知識的民眾從這些最新研究成果中尋求治療手段,因此而改變或者放棄現有的治療方案。文章表達了對新聞媒體在傳播有關醫學、健康和生活方式等話題時所表現出的不專業的擔憂。一些尚不成熟的醫學進展被蓄意夸大,甚至那些停留在細胞水平、小鼠等模式動物中的研究結果也被一知半解的媒體直接照搬到人體上。

JAMA雜志日前發表了Ioannidis博士的一篇文章,該文章系統地分析了那些被Altmetic收錄的、媒體高度關注的有關生活方式方面的研究論文,得出了與上述文章類似的結論,即,一些值得重視的健康問題和生活方式被有意無意地無視或忽略,而那些無關痛癢的枝端末節和缺乏專家共識的推測性結論卻被肆意夸大。

Altmetric收錄科學文章在新聞和社交媒體中獲得的關注,并給出綜合評分。 每年,Altmetric都會列出評分最高的100篇文章,能夠進入前100名的科學論文的Altmetric分數線已從2014年的746分上升到2018年的2001分。收錄論文包括各種各樣的研究內容。2017年和2018年引起人們最多關注的有關各個科學領域的文章總計有200篇,其中有49篇與人們的生活方式有關。

Ioannidis博士的分析文章以嚴重影響人體健康的生活習慣為例,首當其沖的就是抽煙。21世紀,抽煙導致的死亡人數將會達到10億人,而這完全是一個可以改變的行為。但是,在2017年和2018年獲得新聞和社交媒體報道最多的49篇文章中,沒有一篇是有關專門針對煙草濫用的主題。大多數得分高的論文都與營養、飲食或肥胖有關(49篇中有29篇)。肥胖也是全球性的重大健康問題,但在這29篇文章中,也只有3篇直接涉及肥胖,其他26篇文章則討論了諸如特定的營養素、食物、補品或流行的飲食方式等。這29篇與生活方式相關的論文中只有2篇報告稱,所研究的目標對健康沒有影響。引起最多關注的文章往往研究的是對健康風險很小甚至沒有影響的因素。例如,有3篇廣受關注的文章研究了咖啡是否有益于長壽。即使論文報道的是具有高風險的因素比如飲酒(5篇),通常其重點也并沒有放在酗酒行為的巨大且明確的已知風險上,而是關注于少量飲酒的不那么確定的風險。

我們可以理解,由于讀者對自身和家人健康的關心,有關生活方式的選擇問題會在公眾話題中占據重要位置并受到高度關注。盡管大多數科學研究(無論其多么復雜還是投入了多少資源)很少會立即對日常生活產生影響。但生活方式方面的研究卻不一樣,它們會讓人覺得和自己的生活如此相關,并且具有很強的可操作性。在這些被媒體高度關注的文章中,關于吸煙或肥胖的可說是鳳毛麟角,而選擇吃什么以及怎么吃的論文卻占了很大比例。例如吃某種堅果可以讓人長壽,什么樣的飲食習慣跟某些疾病有關等。該分析文章的結論非常明確,在生活方式相關的科學研究領域內,很多重大健康問題目前在媒體傳播上卻沒有得到相應的重點關注。

基于上述結論,作者認為,正確地向公眾和媒體傳播科學信息既是機遇也是挑戰,這與公共衛生問題和大眾對生活方式的選擇息息相關。如果所傳播的信息與肥胖癥或高血壓之類的能造成重大健康的問題有關,而且這些信息是真實的,則其益處將是可觀的。相反,如果次要以及沒有確切結論的話題占用了公眾過多的注意力,對更關鍵的、具有更確定結論的問題及其解決方案相對較少的關注就會引起混亂。如此的混淆主次甚至主次顛倒可能會模糊關鍵的知識和科學答案。

作者進一步建議,想要有效地傳播公共衛生信息,就需要減少關注點,避免炒作所謂的熱點。要選擇那些對健康有重要影響、無爭議且易于理解的話題,例如吸煙、運動、飲食、肥胖、飲酒、睡眠等,而當前媒體上卻充斥著無關緊要的話題和混亂的信息。其結果就是,沒有專業知識的大眾被各種所謂有益營養素的瑣碎信息狂轟濫炸,被迫為了健康而養狗,關注那些僅處于研究早期的藥物,或者對使用現代智能手機和社交媒體感到不安。即使在擁有最佳公共衛生基礎設施的國家(例如瑞士),許多人也僅了解最基本健康知識的一小部分。各種各樣健康風險信息的泛濫,傳播那些不那么重要的、涉及健康問題的信息不僅徒勞無益,而且令人生厭。

媒體傳播的許多信息不僅和其重要性不成比例,而且往往是沒有科學界共識的,甚至是虛假的。有時關于同一問題的得到高度關注的文章會得出相反的結論,飲食中脂肪和碳水化合物對健康的影響就是典型例子。出于主觀的解讀通常對雞毛蒜皮的風險添油加醋,許多媒體(尤其當前的自媒體)偏愛那些無休止的辯論,以“文不驚人死不休”的態度博取知名度。但是,這些無休止的辯論只會損害公眾對公共健康的認識,降低公眾對科學的信任。公共健康政策的制訂成了誰嗓門兒大或權力大誰說了算,導致任何關于健康和生活的話題都可能在自媒體上的喧囂。

許多引起廣泛反響的文章都是被無知的公眾、牟利的業界和捍衛自己固執想法的科學家們大力鼓吹的主題,這樣的關注和推介甚至可能導致對不同觀點的霸凌。例如,憤怒的營養學家最近要求期刊不要發表一系列經過廣泛同行評審和接受的有關食用紅肉和加工肉類食品對健康影響的論文。這些激烈的辯論使得一篇指南論文在發表后的7天內達到了3480的Altmetric分數。這些領域的一些專家級“意見領袖”在社交媒體中擁有大量追隨者,他們在信徒中傳播他們所相信的,并對反對者大肆攻擊。也許這種行為是基于良好的意圖,但是激烈的鼓吹和推介并不適合進行縝密和無私的學術交流,似乎更像是不寬容的宗教狂熱。

另外,在Altmetric得分最高的49篇文章中,大多數是觀察性、非隨機分組的研究,或基于此類證據的綜述或專家共識。詭異的是,和沒有得到顯著結果的嚴密隨機分組的研究相比,觀察性研究更容易上新聞。作者提出疑問,如果科學家也呼吁壓制異議者或阻止發表不同意見的論文,那么研究還有可能公正進行嗎? 這些發表了數百項觀察性研究的科學家,在審稿和評審基金的時候,能支持發表與他們意見相左的論文或建議資助這樣的研究嗎?

我們可能無法知道到底有多少被廣泛吹捧的研究其實得出的是錯誤結論。無論有什么證據,很多人的想法都已經牢不可破。幾乎任何研究都不可能排除影響很小的因素。無論是通過喝咖啡、低碳水飲食、低脂飲食還是養狗來延長壽命,都還算是合理存疑的做法。但是住在交通要道附近會導致失智、食用綠葉蔬菜可以降低失智風險、手機輻射對健康的影響這類問題,即使有相關性而且有一定的因果關系,大多數這種因素的作用小到可能不值得引起公眾的廣泛關注。

在公眾已經被大量地灌輸微弱或干脆沒什么影響的健康信息、而且這種不可靠的信息在呈指數式地傳播的同時,盯著你錢包的商家和別有用心的非科學團體有意利用這些渠道來達到他們的目的。例如,盡管在Altmetric得分最高的49篇文章中,沒有一項專門針對煙草危害的科學研究,但煙草業卻在新聞和社交媒體精心安排了對其所謂“改革”的報道,以誤導性的信息來推介新產品。在公共衛生專家對很多根本無法確定效用的營養素大聲爭吵的時候,社交媒體卻在散布反疫苗和否認氣候變化的錯誤信息。 虛假新聞總是比真實報道更容易廣為傳播。

為了讓公共衛生行動有最大的收益,科學家和傳媒界需要仔細選擇傳播的主題。這些主題應該有確定性的結論,強行向公眾介紹不確定的爭議性主題只會造成認識混亂。傳播真實而基于科學的信息是科學論文的作者、期刊編輯、新聞發布機構和媒體的共同責任。對存在偏差的觀察性研究應該少在普及性雜志上發表,這些報告應放在專業期刊中,并在摘要中恰當地描述其局限性。無論它們發表在哪里,這些文章都不應附帶新聞稿。新聞媒體應大幅度減少對此類研究的報道,這是媒體和傳媒人應有的社會責任感,也是應該遵守的職業道德。

科學期刊和媒體都應策略性地選擇需要重點傳播的公共健康主題,優先選擇那些能解決主要健康風險的干預措施,并報道具有明確專家共識的知識。媒體也應避免發布來自對健康有重大負面影響的行業或其他團體在利益驅動下炮制的片面信息。例如,不承認吸煙和喝酒對健康有危害(甚至鼓吹對健康有好處)的商家應被禁言。當報道重大健康問題時,不僅科學期刊而且公共媒體也應聲明作者是否存在利益沖突。

(本文主要內容選編自“Neglecting Major Health Problems and Broadcasting Minor, Uncertain Issues in Lifestyle Science. October 18, 2019. doi:10.1001/jama.2019.17576”)

★ ★ ★ ★ ★ ★

【歡迎轉發,轉載請聯系我們獲取授權】

公益科普,多謝支持

支持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