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有趣的小世界-我們為什么不長尾巴

螢火蟲的戰爭

2006年的夏天我是在新英格蘭度過的。在新英格蘭夏夜的草地上,可以看到許多螢火蟲飛舞。我突然想起,我已經有很多年沒有見到螢火蟲了。在我近年來長期生活的地方,是沒有螢火蟲的:北京的市區固然不必說,南加州的郊外也見不到螢火蟲的蹤跡。實際上,由于 …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

翅膀上的眼睛

世界上最大的蝴蝶翅膀的寬度長達30厘米,就像一只鳥,因此有了一個名稱叫鳥翼蝶,傳說要用箭才能把它射下。曾和達爾文共同提出自然選擇學說的英國生物學家華萊士卻用捕蟲網捕到過它,在其名著《馬來群島》中,他如此描述首次捕獲鳥翼蝶的情形: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

舞虻的結婚禮物

巴倫·奧斯登 -薩肯(Baron Osten-Sacken,1828-1906)是美國南北戰爭時期俄國駐美國的外交官,曾經擔任過俄國駐紐約的總領事。他同時也是一名昆蟲學家,在20多歲時就開始發表昆蟲學論文,并在42歲提前退休,以便全身心去研究昆蟲。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

與蛆共生

芝加哥大學進化生物學家杰里 ·科因(Jerry A. Coyne)20世紀70年代在哈佛大學攻讀生物學博士學位時,有過一段奇遇。1974年夏天,他選修熱帶生態學課程,前往哥斯達黎加的熱帶雨林實習。每天晚飯后,學生聚在一起聽課,也就難免遭到熱帶蚊子的襲擊。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

破解蜜蜂的舞蹈

在上個世紀一二十年代,許多生物學家認為蜜蜂和其他昆蟲都沒有色覺。難道花朵鮮艷的色彩竟會不是在吸引蜜蜂的來訪?德國生物學家卡爾·馮·弗里希(Karl von Frisch,1886-1982)對此不以為然。他開始做實驗測試蜜蜂的色覺能力。在一些有不同的灰色程度的紙 …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

赤眼蜂的愚蠢選擇

美國第一位土生土長的昆蟲學家威廉·派克(William D. Peck,1763-1822)在1805年回到母校哈佛就任其首任博物學教授之前,是一位“民間科學家”,呆在他父親的農場研究昆蟲,發表過幾篇開創性的論文。1799年,他在研究梨樹的害蟲梨葉蜂時注意到,梨葉蜂的卵本 …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

寄生蜂的聰明選擇

英國昆蟲學家喬治·索爾特在研究赤眼蜂把卵產到其他昆蟲的卵中的寄生行為時,發現赤眼蜂固執地把“大的就是好的”當成信條,無視卵的真假,愚蠢得可笑。但是他又發現,赤眼蜂并不總是那么傻,有時還聰明得可愛。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

蚊子的戀曲

魯迅在其名篇《夏三蟲》說:“跳蚤的來吮血,雖然可惡,而一聲不響地就是一口,何等直截爽快。蚊子便不然了,一針叮進皮膚,自然還可以算得有點徹底的,但當未叮之前,要哼哼地發一篇大議論,卻使人覺得討厭。如果所哼的是在說明人血應該給它充饑的理由, …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