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散文-方舟子自選集

我的經典

乃摒棄本業,而馳鶩古典。 ——張居正   從中學的時候起,我就常常被誤會為讀過許多書,其實我最多不過只能算翻過許多書罷了。我的讀書習慣是隨便抽出一本書來翻翻,偶爾被某句話或某件事吸引住,就把目光停住看一會兒。就連魯迅所說凡是要冒充讀書讀得 …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

我的“偶像”

我早已過了崇拜偶像的年紀了。我在青少年時代,也沒有當過追星族,但對我的成長影響特別大,以之為楷模,類似于美國人所說的“my hero”的人物,當然是有的。我在文章中從不掩飾我對魯迅的推崇,某些作風、經歷也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魯迅,例如疾惡如仇的性格 …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

我的理想

相信許多人小時候都寫過《我的理想》或《我長大要當……》之類的命題作文,我卻從未寫過。即使是在初中時學陶鑄《崇高的理想》一文,其他班級的同學都奮筆疾書,大談自己的崇高理想時,我班語文老師也沒布置我們寫,大概是嫌這個題目太俗。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

是音樂之中無聲的力量

是音樂之中無聲的力量 使我們相對無語 是那些永不消失的古老旋律 在我的眼里閃爍不已 ——拙詩《搖滾舞場》   三年前,當飛機飛離中國大地的時候,我的心情異常的平靜,沒有絲毫的激動,仿佛只是到一個地方去度幾天假。而這個度假地,從詩歌、小說、 …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

那一夜的星空——流星雨夜在馬基諾島

黑暗中長大的孩子最常見最愛見的是頭上的星空。在天井的涼席上,聽祖母念叨著過去,仰望的是夏夜銀河橫過的星空。稍稍大點,買幾本天文科普書,拿一張四季星圖,在漆黑的深夜獨自走向曠野,去辨認“大熊”“天仙”,去跟“大火”“天狼”交談,這時候,胸中裝著的 …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

等 待

在一個庸俗的世界里,人們太容易忘記夢想放棄追求,把一己短暫的小小的悲歡當成整個世界,把廉價的歡樂當成永恒的幸福,心已死絕卻自以為大徹大悟,以執著為愚蠢視癡迷為可憐,以塵世的滿足輕視理想的掙扎,以凡人的自得嘲笑修道的壯烈。不管是否等待等待 …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

偶然的知音

20世紀70年代,美國宇航局財大氣粗,竟然異想天開送了一艘飛船任其在太空中漂游,看看有無運氣被外星人捕獲。飛船中攜帶著的,自然是各種值得向外星人炫耀的人類文明的代表物,其中有一金質唱片錄滿了人類音樂經典中的經典,而作為中國音樂經典的代表的, …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

墻外的獨白

一 每天早晚,都要經過兩條鐵路。在枕木上沿著軌道向兩旁眺望,便有了一種感覺—叫遠方。想起很小的時候,反復看過的捷克木偶片《好兵帥克》,那位可憐的好兵,頂風冒雪沿著鐵路走向前線。在幼小的心靈中,竟產生出兔死狐悲般的悲哀,仿佛有一天我也會像 …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

共度千年時光

現代人寫古體詩詞,好像都喜歡自己當注釋家,甚至連講究渾然天成的詞,也會一句一句自己加上長長的解釋,害怕讀者領會不了“詩人”的妙句。結果自注往往是詩詞本身的幾倍長,作者的意思在自注里面表達無遺。讀這樣的詩詞省心是省心了,卻未免味如嚼蠟。沒有 …繼續閱讀請訂閱 方舟子美文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