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尾聲-紀小龍談健康

只想做個好醫生

在與細胞對話的過程中,我感受著生命 作為一名病理醫生,我工作的直接對象不是病人,而是一個個標本、一張張病理片子。透過這張張玻璃,我觸摸到了世間最真實、最寶貴的東西——生命。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因此對起“一錘定音”作用的病理醫生來說,錯誤是一次 …繼續閱讀請訂閱 紀小龍健康集 or 科學貓頭鷹年度會員.